關於部落格
我所思所想皆是妄念
在每個思緒裡輪迴了自己
也許有幾次轉世 因此你我在此相遇
至於是否相知相惜
全靠因緣生滅而定
  • 1794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新聞評析--從事性工作 須配偶同意

性工作者新聞評析 從事性工作 須配偶同意? 【聯合報╱記者李順德、何定照/台北報導】2010.02.02 05:20 am 為使性工作者除罪化、除罰化,內政部研擬「成人性交易管理法」草案,規定有配偶的成人性工作者在從事性工作前,必須取得配偶同意,若配偶不同意,仍難逃刑法的「通姦罪」,另一半也可據此請求離婚。 因大法官釋憲六六六號解釋,指「社會秩序維護法」第一項一款,罰娼不罰嫖的規定「違憲」,內政部上周在行政院人權小組會議,提出性工作除罰化相關配套措施,並說明「成人性交易管理法」草案初步方向。 行政院長吳敦義認為,除了性工作者的意見,有必要加入宗教界意見,吳敦義裁示,延後半年再提出具體的行動方案。 婦女團體認為內政部的規定多此一舉,「國家公權力,有必要介入私領域這麼多嗎?」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指出,成人性交易法向來有跟通姦罪牴觸的疑慮,內政部應是要「解決」牴觸通姦罪的問題,不須在性交易法中規範,否則有如侵害性自主權。 律師尤美女指出,內政部應先分清楚是要性工作除罪化還是合法化,若是合法化,「工作」的權利該被保障,斷無要經配偶同意之理。她強調,刑法的通姦及民法據以離婚的事由,都是認定通姦會「傷害婚姻忠誠」,倘若性工作只是「工作」,性行為不具感情,並未侵害婚姻忠誠,怎能算通姦?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紀惠容則認為,有配偶的女人從事性工作,會觸犯通姦罪,須經丈夫同意,但有配偶的嫖客,同樣也犯通姦罪,「他們的太太怎麼辦?」 台灣女人連線秘書長蔡宛芬也指出,內政部此舉形同大倒退,不可思議,只想管控女性的生理、情欲,卻放任男性,「政府若真如此,我們一定反對到底。」 【個人見解】 這又是不了解娼妓文化脈絡的法律決策。內政部的決定只是為了解決通姦罪和娼妓罰則的矛盾,並未認真思考性工作者的權益訴求。 首先,內政部對於所謂的性工作者範疇界定並未仔細思索,他們的思維應該只限於販售性交的行為。但是國內外的許多性工作者,其實有許多不同的行業,這個方向好像沒有被仔細考慮。 其次,多半性工作者的工作型態常常是隱諱的、不敢公諸於世的,徵求配偶的同意?這合乎民情嗎?我們來推演這樣的情節: 情節一 某部長的媽媽和他的配偶對話: 「我想去從事性工作賺取家用,你能不能同意我去做娼?」她說。 「喔!不我們家再怎麼窮,你也不該去從事賤業!我不准你去,去了我就跟妳離婚!」她的配偶絕決地說。 情節二 「我想去從事性工作賺取家用,你能不能同意我去做妓?」她說。 「哈哈!妳終於想開啦?早就告訴妳家裡窮,大人小孩都急需要用到錢,快說,妳要去哪裡做生意,我去幫妳拉客人。」她的配偶也快意絕決地說。 第一個情節的後續,可能是女人家另尋其他生財管道,也可能是背著先生到外縣市去成為流鶯之一。如果是後者,那就已經夠可憐了,難道還需要成為離婚的藉口不成? 第二個情節的後續就是沒良心的老公稱心如意,順水推舟將老婆推入火坑,最後等到女方人老珠黃之後,再一腳踹開,另尋新歡。女性永遠只是個犧牲者, 而這個法律的制定剛好助紂為虐,連婚都離不得,說不定將來賺不到錢了,先生再否認當初的同意行為,又成了被拋棄的理由。 不管甚麼樣的情節,看來那個自願投身進入性工作的人,其實永遠是輸家,台灣的法律制定怎麼這麼粗糙?這麼不食人間煙火?這麼泯滅人情世故,自命清高? 婦女新知基金會董事長范雲對於性自主權的詮釋是很正確的,法律的規範與合理性應該被仔細的考量,試圖要用夫妻倫理來解決性工作者的問題,我想功能上不但沒有太大的效果,負面的影響反而會很大。 律師尤美女指陳性工作者除罪化與合法化,讓性工作者的工作權利被保障,斷無要經配偶同意之理。說的真棒!可是我們的司法與行政機關多半不樂意將性工作視為正當工作,當然也不可能保障這行業的工作權益。 在撰述這些想法的同時,我也看到了內政部因為這個粗糙的決策,受到許多記者的正義圍剿,我看到許多人很公平體諒地在為娼妓及流鶯發聲,感受到世道人心總是有些溫暖的,至於行政院長的說法我是比較昏倒的。妳想想:宗教界多半是節慾禁慾的修道人士,他們知道娼妓的文化?這個怪異的言語其實都是推託的官方說法,冷血無情,昧於良心的字詞,很遺憾這個政府所用之人,都不算是具有憂國憂民的好官,令人遺憾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