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我所思所想皆是妄念
在每個思緒裡輪迴了自己
也許有幾次轉世 因此你我在此相遇
至於是否相知相惜
全靠因緣生滅而定
  • 1805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同情與否的界線

你的慾念會不會蓋過理性?如果會,還是好好思考這些想法。 尋找流鶯的過程,有些人會有些同情心。對於楚楚可憐的、穿著很保守的、看起來十分「內向」的小姐投以同情的眼光。然後,就這麼走向交易的套房裡去。可是,這其中隱約地有些危險,這種判斷或許會讓這些外表略似的流鶯不公平,但是仍有幾分值得留意。 一來,楚楚可憐的外型往往是有些不為人知的疾病,找她們的致病危險機率會比較高;二來,穿著保守的流鶯也許有些身體上的傷不敢讓人知道,一進到房裡,褪下衣物,你可能就開始後悔了;第三,看起來內向的小姐,其實在個性上有時並不怎麼好相處,常常會讓客人有「被打槍」的感覺。所以,有這些外在表現的流鶯,如果你有半點不樂意,就不要勉強,以免倒盡胃口。 小高從左營上來,她說這一天是第一天開工,我知道這不是真話。她的長袖連身裙讓我覺得樸素、有內涵、可以深聊,於是談好價錢後,逕往套房去。上電梯時,看見更美的小姐同搭電梯,害我心裡一陣後悔。進房後,她很靦覥,問我的工作、生活、等等,我開玩笑說:「不脫衣服怎麼做呀?妳第一次接客人嗎?」她笑了笑,然後一件件脫下,這時我開始有些後悔了,她的脖子、肩膀、背、臀全都是復原和未復原的傷。 「妳生病了嗎?怎麼這麼多傷口?」我遲疑地問。 「喔,我皮膚過敏,常常去抓,所以受傷了,現在好很多了。」她很自在地解釋。 淋浴時,她幫我清潔,讓我更有興趣,只是她的傷讓我有些遲疑。 在床第上我們聊了幾句,我堅持要套,她對這個要求很讚許。不過,她對於要不要套好像也不太介意。這讓我更遲疑了。 完事後,我太驚訝了!怎麼?...有血跡。 「妳月事來了嗎?」我很驚訝。 「喔!我是荷爾蒙不正常,那沒有關係。」她很特意地解釋。 我知道一切都不對勁了,好在只有套的接觸。走進浴室我拚命地清洗,可是總覺得洗不乾淨。回家後,全部重新再用藥皂再清洗二次。這時,興致全消,感覺有點給他不舒服。心裡一直很懊惱,當時我找那個說話很爽朗的另一個,或者問途中預見的那一個都比小高好。不過,我的小心是對的。沒有直接接觸,沒有因為慾望沖過頭,沒有不設防,這時我有些個慶幸。 結論是,找流鶯還是要有些理性選擇。活潑開朗可以博君一笑,畢竟歡場買笑的道理都是相同的;健康快樂會影響客人的興趣,值得參考。小高的例子讓我很反省紅燈區的設置,那種缺乏高度醫療支援的體系,性交易確實有危險度。此外,安全措施一定要做。各部位的接觸前,一定要確定自己可以徹底清潔,否則被傳染也就無可避免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